南粤双虎斗,广深科技大战谁主沉浮?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文 | 韦世玮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随着我国人工智能(AI)产业发展的大浪潮愈发汹涌,在全国各省市皆使出浑身解数猛冲AI“一线城市”的同时,我们发现有不少非省会城市正脱颖而出,与各自省会展开激烈比拼。

这厢山东省济南市的国家人工智能试验区方才正式获批,青岛市早就和华为、科大讯飞、商汤科技等企业联合推动AI创新项目的落地。

另一边浙江杭州依托阿里巴巴、海康威视等企业大力发展城市大脑,已迈入全国AI发展“新一线”,宁波也在不断推进智能网联汽车、智能家电和自主智能装备等特色产业的发展……

在全国各地热火朝天的比拼下,广东省作为科技和AI产业发展的排头兵,其所辖的广州市和深圳市正是这场“一山二虎斗”中打得最为激烈的一对。

我们把时间拨回40年前的那个夏天,当我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大手一挥,将经济特区建设第一枪打在南疆沿海的一个小渔村时,距此地近300里开外的广州也许想不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竟在短短几年内抓住了经济发展的生命线,势如破竹地崛起。

多年后,深圳不仅与广州共同跻身中国四大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之列,并成功在2016年以超2万亿元的GDP首次反超省会广州市,并称“南粤双雄”。之后的深圳一路高歌猛进,其2019年GDP已比广州高出将近14%,冲至全国第三大城市之列,位于上海、北京之后。

尤其在全国各地高新技术PK愈演愈烈的当下,坐拥着腾讯、华为、大疆等众多头部科技企业的深圳,也成为了广东省构建AI产业大厦的强劲动力。

在外界看来,深圳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了,而广州的省会“光环”却略显暗淡。

广深科技产业的PK远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复杂和精彩,尤其是在最近几年,无论是祭出政策大杀器,还是争抢明星公司,或是火拼产业底层能力,两大城市都没有停止轮番出招。透过这对“南粤双虎“在科技产业战局中的PK,我们可以窥见中国最前沿科技热土的发展现状和竞争态势。

在深圳AI产业发展号角吹响,众科技企业一呼百应的氛围下,看似“与世无争”的广州真的有那么弱吗?

一、深圳抢AI落地先发,广州上马追赶

论AI产业落地,深圳一马当先。

2018年11月,深圳瞄准智慧城市领域,率先在龙岗区启用新型智慧城市运行管理中心,集数据汇集分析、运行指挥联动和智慧城市体验展示为一体,覆盖城市管理、生态环保和民生服务各个领域,奋力冲击新型智慧城市标杆点。

实际上,龙岗早在2013年就开始了智慧城市建设路径的探索,而在它不断摸索布局的背后,亦有着国家信息中心和华为公司的强力助推。

据了解,该智慧中心在试运行当月,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就已和60余个市直部门、所有区直单位实现了实时对接,数据湖汇集各类数据量超350亿条,包括人口、地理信息和宏观经济等数据信息,将AI和大数据的触角探进深圳的每一个角落。

▲龙岗智慧城市运行管理中心实景图

乘着AI产业落地的东风,深圳紧接着在2019年7月宣布其首条智慧道路——侨香路完工。

作为深圳打入智慧交通领域的第一枪,侨香路集成了智慧路灯杆、智慧井盖等多项AI技术,通过智慧管理平台不仅能对人车、人流及车流动态进行识别和检测,还可通过数据分析智能地调整交通信号灯时间,对路面交通进行更安全高效地管控。

面对快马加鞭布局各项AI样板工程的深圳,隔壁的广州也没闲住。

在深圳上马智慧交通后的第4个月,广州就大刀阔斧地开始部署无人出租车。2019年11月,总部位于广州的自动驾驶创企文远知行联合广州白云出租汽车公司、科学城投资集团,在广州黄埔区及市开发区投放十余台L4级无人出租车,为相关民众提供出行服务。

今年6月,文远知行还与高德达成合作,正式上线对外开放的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运营服务,让用户通过高德打车即可呼叫文远知行Robotaxi。

不管是加速探索无人出租车行业的广州,还是近两年押注智慧城市和智慧交通的深圳,都不难看出广州尽管比深圳跑得慢了些,但在两地积极布局的背后,一场关于产业落地抢食、占山为王的AI拉锯战早已拉开序幕。

二、深圳手握两大“AI重兵”,广州企业领头羊慢速前进

论冲刺AI赛道的“兵力”,深圳的科技巨头优势亦十分明显。

据赛迪研究院在2019年发布的《2019赛迪人工智能企业百强榜研究报告》,若以公司总部地理位置划分,深圳有包括腾讯、华为、华大基因等在内的13家企业上榜,而广州上榜的企业只有4家,分别为网易、云从科技、人智科技和中科慧眼。

腾讯和华为,无疑是深圳在AI产业发展中狂飙突进的两股重要力量。

在深圳土生土长的腾讯,自1998年成立以来就将通信及社交业务作为公司发展的重中之重,这也为腾讯最早AI团队的诞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2011年,WeChat AI团队伴随着微信第一版的发布而成立,如今主要在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NLP)和数据挖掘领域展开技术研发及布局。

之后,腾讯相继在2012年、2016年成立面向机器学习领域的腾讯优图实验室,以及聚集全球数十位AI科学家、70位世界一流AI博士公司级AI实验室——AI Lab。这三大AI实验室亦成为腾讯垒起AI帝国大厦的重要技术基石。

如今,腾讯AI技术已渗入社交、游戏、教育、金融、医疗和政务等多个领域。例如,2018年开放的“腾讯觅影”AI辅诊引擎也与国内100多家三甲医院达成合作关系,在推动移动医疗服务智慧化升级的同时,进一步提供肺癌、乳腺癌和宫颈癌等癌症早期筛查的能力。

据最新财报数据,腾讯2019年总营收3772.8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0.7%。同时在不久前,腾讯总市值已达4.64万亿港元(约4.23万亿人民币),一举超过阿里巴巴港股4.49万亿港元(约4.1万亿人民币)市值,成为中国第一市值互联网公司。

相较于从通信及社交领域突围AI战场的腾讯,ICT出身的华为将AI业务的主战场放在了智能手机领域。

2017年,华为麒麟970处理器的发布,直接轰开了手机AI芯片市场的大门,也为自己后期在芯片智能、终端设备、通讯管道和云端计算——“芯端管云”四大层面的AI布局夯实基础。

现阶段,华为在To C、To B和To G领域“三管齐下”,为智慧城市、金融、医疗、汽车、政府及公共事业等多个领域提供AI解决方案。

例如,2017年华为与深圳机场合作打造未来机场样板试点,利用人脸/人体识别、飞行器识别/追踪、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在提升旅客安检效率的同时,为机场的机位分配、助航灯、地勤等环节提供了智能化和可视化管理。

今年1月,华为云还与深圳市气象局联合打造了灾害性天气预测模型,将云、AI和5G技术运用到气象领域中,通过机器学习模型和海量气象数据对灾害性天气进行更精确的预测。

▲智能网格化预报

相比之下,广州原生AI企业的头部力量较为不足。

早在2012年,“游戏公司”网易就迈入了人脸识别及认证等AI视觉领域,并在随后的几年内逐渐朝语音/图像识别、NLP、深度学习和OCR布局。

但整体来看,网易仍以单点服务网易系游戏、邮箱和音乐等自身业务为主,对外也仅重点发展央视网、人人影视和中控集团等少数重点客户,提供语音转写和听翻字幕等服务,并未制定系统的AI战略深入且全面地布局市场。

尽管网易在2017年正式成立了网易AI事业部,但该事业部却位于杭州,整体研发主力并未集中在广州。

广州要想在广东激烈的AI产业赛道中拔得头筹,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三、18年前深圳用政策扶持AI产业,广州15年后慢热启动

其实,广州和深圳两地政府针对AI产业所制定的一系列发展政策,才是这些AI企业茁壮成长背后的强力推手。

深圳早期的AI产业政策可以追溯至2002年。

2002年11月,深圳市政府发布《深圳工业结构调整实施方案》,提出要完善IT产业的产品链配套短缺产品,包括软件开发平台和生产管理工具软件、网络通信软件、工业控制软件、人工智能产品及系统(如仿真系统)、信息安全技术软件产品、集成电路(IC)设计等。

尽管此时深圳并未将AI技术提升到政策战略层面,但从深圳对数字视听、通信、医疗器械、玩具、节能与环保产业智能化发展的要求,也能隐约瞥见深圳AI产业早期发展的萌芽。

随后两年,深圳不断通过发布产业导向目录,进一步引导和支持AI产品及系统(如仿真系统)的发展。

直到2014年,基于深圳电子信息产业及先进制造业规模的迅速增长,深圳决定切入细分市场,发布《深圳市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发展规划(2014—2020年)》,提出要将深圳建设为国际化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基地,并提出到2020年,这三大产业增加值将超过2000亿人民币的发展目标。

从2015年至2019年,深圳市接连推出《深圳市“互联网+”行动计划》和《深圳市新型智慧城市建设总体方案》等相关政策,分别从互联网、智慧城市和集成电路等多个产业角度提出AI发展计划,并对科大讯飞语音及AI研发基地建设等一系列高新技术项目发展给予重要支持。

而深圳在2019年5月发布的《深圳市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3年)》,也真正将AI产业发展提到政策战略层面。

据了解,该行动计划在要求加强AI基础理论研究的同时,以攻克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和NLP等核心关键技术为路径,进一步推动AI算法、芯片、智能机器人等技术的发展和落地,力图将深圳发展为全国AI技术创新策源地及全球领先的AI产业高地。

与此同时,该行动计划还确立了深圳市发展AI产业的两个阶段性目标。

一是到2020年,AI核心产业规模将突破100亿人民币,并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达到3000亿元;二是到2023年,AI核心产业规模突破将300亿人民币,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达到6000亿元。

相较于深圳这只“早起的鸟儿”,广州的AI产业发展政策直到2017年才抓紧热身发力。

2017年5月,针对当时爆发式增长的AI企业,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发布一则对外委托公告,拟遴选一家相关机构为广州市系统地梳理AI产业发展现状,编制《广州市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研究报告》,以更好地为广州AI产业发展提供创新思路和目标。

第二年3月,广州正式发布《广州市加快IAB产业发展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年)》,提出要全面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I)、人工智能(A)和生物医药(B)三大产业的发展,尤其在AI领域要重点发展智能软硬件、智能机器人和智能终端等产业,并在2022年实现1200亿人民币产业规模的发展目标。

据了解,随着《IAB行动计划》的推进和广州AI企业入库工作的启动,截至2018年5月,广州第一批AI企业入库数量已达339家,实现广州11个区全面覆盖,且领域主要集中在计算机视觉、服务机器人、语音及自然语言处理三大领域。

在短短两年多的热身储备下,广州面向全市铺开的AI产业发展政策比深圳来得稍微晚一些。

今年3月,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正式发布《广州市关于推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行动计划(2020-2022年)》,通过重点发展IC设计、专用设备制造、“工业智造大脑”等产业,将广州打造成粤港澳大湾区AI产业的集聚区和全国AI应用示范区。

与此同时,该行动计划还提出了到2022年,实现广州AI产业规模超1200亿人民币,培育8个产业集群、10个AI产业园和10家以上行业领军企业的目标。

总的来看,若论广深两地的AI产业政策布局,深圳仍领先起跑线,但广州AI产业的发展后劲不可小觑。

四、广州翻身上马,加速AI布局“反制”深圳

实际上,在这场如火如荼的广东AI高地争夺战中,广州直到深圳抢跑十余年后,才猛然醒了过来。

醒来后的广州开始大力砸钱加速AI产业发展。

2017年5月,广州在汇集了中国工程院院士邓中翰、美国工程院院士李凯等20余位行业大牛的“2017广州人工智能圆桌会”上,宣布成立一个规模为100亿人民币的“广州人工智能产业基金”,并将在南沙打造一个面积达3000亩的“南沙人工智能产业园区”。

与此同时,广州还在这场会上“招贤纳士”,招揽了科大讯飞、云从科技、异构智能和中星微电子等18家企业及多名专家进驻“广州南沙国际人工智能产业高级研究院”。

这一系列举措,无疑为第二年广州决定走AI单点突破的战略路径奠定了资金、人才和技术基础。

2018年6月,广州正式发布《广州南沙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以建成国际领先的AI产业集群为目标,推动南沙区AI技术的发展和产业化,覆盖基础软件算法、芯片及传感器、智能网联汽车和智能医疗等领域。同时,该计划还提出到2020年,南沙区实现产业规模超过300亿人民币,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1000亿元的发展目标。

同年5月,广州宣布将于阿里云携手,共同在广钢岭南V谷-鹤翔小镇创意园落地阿里云创新中心,在推动AI、云计算、大数据和智慧园区等项目聚集的同时,进一步辐射智能制造、新零售等AI生态圈的发展,为广州AI产业的成熟和壮大提供技术支持。

广州一鼓作气“反制”深圳的气势亦延续到了2020年。

今年5月,在国家“新基建”热潮涌动下,广州率先出手1800万人民币砸向新基建!签约73个数字新基建重点项目,涵盖5G、AI、大数据中心和工业互联网、智能充电桩等领域,如华为和广州无线电集团联合打造的“鲲鹏+昇腾”生态创新中心、百度阿波罗自动驾驶基地、云从科技人机协同开放平台。

面对广州的大力出击,深圳自然“应战”。

2018年,深圳市龙华区获批广东省“人工智能产业核心区”、深圳市“人工智能高端制造核心基地”,将建设智能硬件、智能制造重点实验室,进一步加强智能终端制造集群的自动化、智能化创新。

此外,深圳还将打造深圳湾科技生态园和AI机器人小镇,在构建完整AI生态系统的同时,推动生活服务机器人等产品的研发。

同时在今年3月,深圳市政府公布《深圳市2020年政府投资项目计划》,计划向城市基础设施、民生服务、生态文明建设和产业创新配套四大重点领域投资657亿人民币,以冲刺粤港澳大湾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其中,在产业创新配套领域,深圳计划年投资37.7亿人民币,加快推进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园区配套设施和智慧城市等项目的建设发展。

五、广州VS深圳,学术与企业实力的对决

随着广深两地的AI战事紧紧厮杀,我们也能从中看到目前的战局和各自优势。

产业功底深厚的深圳,早在20世纪初就开始由浅入深地布局AI产业,目前主要集中在以云计算服务、计算机视觉、集成电路、智能语音技术等技术为主的智能硬件和智能制造领域。

深圳长达数十年的高新技术产业经验和创新基因,亦为其在AI大浪潮下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企业资源和技术优势。

据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人工智能产业白皮书》数据,截至2019年6月,深圳市AI企业数量已达636家,位列全国第二,包括腾讯、华为、大疆科技、优必选和柔宇科技等企业。

与此同时,深圳还聚集了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深圳云计算中心)、腾讯AI Lab、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等国家级、企业级技术实验室,为深圳AI产业和生态圈的扩展埋下了生机勃勃的种子。

另一头,晚起的广州尽管在企业布局和技术方面丧失了先机,但其深厚的学术资源优势仍不可小觑。

从学术角度看,广州聚集了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广东工业大学和华南农业大学等多家全国重点高校,为广州AI产业的学术研究和人才培育提供了肥沃的黑土地。

与深圳不同的是,广州的重点AI实验室也大多以高校实验室为主。

除了拥有世界排名第二的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的“老巢”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以及中国电信广州云计算数据中心等技术中心外,还有中山大学多媒体实验室和人机互联实验室、大数据与计算智能研究所,和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市脑机交互关键技术及应用重点实验室、机器学习与数据挖掘实验室,具备强大的学术资源和人才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AI企业的新兴力量亦“后生可畏”。

以云从科技为代表,这家孵化于中国科学院重庆研究院的AI创企,在2015年成立之初就承担了国家发改委AI基础平台、工信部芯片平台等国家重大项目建设任务。目前,云从科技以其3D结构光人脸识别、跨镜追踪(Re-ID)和人体3D重建三大技术为重要支撑,广泛布局智慧金融、智慧交通和智慧商业等领域。

例如2019年1月,云从科技联合广州白云机场推出了智慧机场管理系统,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安检和登机口,在简化旅客乘机流程的同时,降低安检人工成本、提高效率。

深圳与广州的AI高地争夺战,一面是技术和学术实力的正面对决的“对手”,另一面也是相互激励促进的“战友”,在共同推动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变革的赛道中,并无成王败寇之分。

结语:AI产业浪潮下的二虎相争

回看广州与深圳两座城的AI产业之争,既是一场省会与非省会之间新技术发展的抢位赛,也是新时代下我国科技产业发展的缩影,政策、公司、技术、试点、落地……无数的产业竞争赛点全都集中在了这两座赫赫有名的一线城市。

一座是有着2000多年历史,中国华南经济、政治、文化中心的广州;一座是改革开放新星,孕育出腾讯、华为等中国科技巨头的深圳,广州与深圳这场轰轰烈烈的AI高地争夺战,最终又将走向哪种结局?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仍可相信,作为全国各地AI产业浪潮下的典型PK代表,广州和深圳在竞争中所迸发出来的产业发展高速度、深广度不仅是我国全面铺开AI产业发展的信心,亦是我国最终傲立于世界前沿技术之林的底气。

也许你还喜欢

LCD的未来在哪里?

液晶显示(LCD)技术获得业界广泛采用已有二十多年了,虽然各种替代显示技术不断出现,但LCD

建筑数字化:这让数据成为建筑行业“

【环球网科技报道 记者 勃潺】“数字孪生”这一概念或许在建筑领域有了更好的诠释:在建

中国首架高速互联网飞机首航,以后只

今天,青岛航空发布新闻—— 7月7日,中国首架国产高速互联网飞机——青岛航空QW9771航班

畅溪制药陈东浩:立足技术积淀与产业

在我国,呼吸系统疾病是仅次于心血管和糖尿病的第三大慢性疾病,其中哮喘和慢阻肺(COPD)患者

明明输给了 SpaceX,OneWeb 为什么还

北京时间 7 月 4 日,已在美申请破产保护的卫星运营商 OneWeb「续命」成功。自此,持续 3

首发|瑞通生物完成数千万B+轮融资,K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7月9日消息,「」正式对外宣布已完成数千万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

跨界“牵手”阿里 宝马以中国为原

宝马“2+4”中国战略又落下关键一子。7月3日,宝马与阿里巴巴共同创立的“阿里云创新中

比亚迪集团远比你想象中强大......

之前我们曾介绍过强悍的丰田集团,它不仅能在造车领域做到近乎全面的自给自足,同时还能通

AI与能源大数据公开课下周开讲,详解

油气勘探的根本任务就是从大量采集的地震数据中恢复数百万年前构造运动和沉积演化规律

股价半年狂飙近2400%!“无名小卒”

截至目前,美国联邦政府已向不同的疫苗研究公司投资了近40亿美元,但几乎没有提供有关“曲